[新聞]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1.jpg

鄭皓中生于 1985 年山東日照,是一個職業畫家。2017 年他搬來上海,目前在朱家角一個舊廠房改造的空曠畫室內工作與生活。此前,他長期生活在日照鄉下的畫室,做出一系列《漫遊者》《自畫像》等畫作。他喜歡自然,喜歡轉一轉,常透過同一扇窗畫那一棵樹。

繪畫與時間相關,畫者眼中的時間力施展在畫布上。鄭皓中習慣通過鏡子給自己畫畫,“要不然你看不見自己”。他也不喜歡通過手機相片、照相機畫面進行臨摹、創作。照鏡子對他來說,像關照一樣。

除此之外,他是一個體育愛好者。規律的橄欖球訓練與抗阻力舉重是他與壓力對抗的方式。他還有一輛摩託車。

在這次採訪中,針對時間,他回憶了一些虛實夢境時刻、畫畫過程,並用畫家的眼光對時間提出一些看法。

Q:好奇心日報(www.qdaily.com)

鄭皓中:畫家

Q:描述下你的一天,作息是怎樣的?

如果是一年當中,肯定有變化,因為有四季,夏天會早一點,冬天就顯得晚一點。大多數時間先喝咖啡,聽音樂,然後吃早飯,肯定要遛狗。但不一定馬上就工作,因為我這種工作沒有所謂流程,所以時間是在打發中度過的,感受週圍,哪怕很簡單地看看外面,坐那兒,有的時候鍛鍊一會。

Q:你喜歡鍛鍊。

對,舉重意味消解壓力。運動本身就是對抗地心引力,把一個由吸引力注入的物體抬起來,它是需完成的一個過程。按訓練計劃,一週三次。橄欖球訓練從 3 月持續至 12 月,更規律,每週訓練一次,這種團隊協作運動非常像打仗,要求戰術。

Q:對一天中不同時刻的感知有什麼觀察?

因為經常在一個畫室裡,時間感受拉長,更單一,也同時更折磨。能讓我畫的人,我想畫的人也很少,重復就產生一種折磨。

Q:會發生微妙變化嗎?

肯定會,會像進入一個夢境。

記得一次在山東日照,幾個朋友在我的畫室裡聊天,但那種聊天可能也什麼都沒聊,有時候大家就想坐在那,喝點水,也可能聊了什麼,後來大家都出去了。我把他們送出去,送到窗口,院子門打開了,門對面有一個小湖,上面起了一些晚上的霧。然後大家也沒想著馬上站到湖的對面,有人說了一句話。也說不上這是一種什麼感覺,像時間停止,更準確是我們忽略它了,不再受時間控制了。

其實時間不是一直在控制我們的以前嗎?如果作為一個上班的人,幾點上班,幾點下班,一日三餐是根據時間來走的。但吃飯以前是根據勞動來的,比如重體力活的人,早上吃一些高熱量的食物。不同職業的,對飲食也不同,比如和尚,他可能就過午不食了。

Q:時間操控了很多東西。

如果忘掉時間的話,那是不是另外的一種規律呢?肯定也會存在規律,我覺得。所以很難形容它。日歷、鐘表、手機相冊跟著時間在走,那是人們想記錄,想通過證明去回憶那段時間裡發生的一些事情。

Q:你的畫室長什麼樣?

2017 年剛搬來上海朱家角鄉下,畫室是一個改造的倉庫。這邊是一個水鄉、古鎮,以前屬于蘇州,人文很好。

我的畫室在一個老廠房裡面,有 4 個天窗,進門面對一堵很高很大的老牆,5 扇大窗,5、6 米高,牆上爬著一些爬蔓植物,但已經死了。然後通過窗外,能看到外邊的枇杷樹、水杉,零零碎碎的葉片。這扇窗戶和樹,我畫了很久,一直畫這些東西。我喜歡走出去看看樹,看看湖,轉一轉。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2.jpg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3.jpg

Q:你也常常畫自己。

對。畫自畫像的話,肯定需要一塊鏡子,要不然你看不見自己。

但比較微妙的是,每個人透過鏡子看自己,臉會發生變化,有的鏡子照出來瘦一點,有的會扁一點,時間也會讓變化形成,只能說盡量還原。每人看待光和色彩也不同,所以每個人眼裡的你也不同。照鏡子對我來說,就像關照一樣。

Q:繪畫與時間的聯結還在于哪?

畫畫早不再是還原對象、表面的一個東西,確實需要通過捕捉他的衣服或她的面部的一些細節,但表面不僅僅限于質感。很多事情跟時間都關系很大,它又像旁觀者。時間是一條像長線一樣的流動的細流,裝載著不同東西,然後畫家是在這條細流上收集那些船上的物品,或用河流裡的石頭來構成一個自己的房子。所以時間很重要。

Q:那它是怎麼具體體現在你的日常生活中?

都是生活中的所有的細節。比如我現在想喝一杯酒,然後我喝醉了,第二天起來頭很疼,但其實這和時間沒什麼關系。我是要證明我昨天喝酒了。

生活也這樣,生活裡很多帶給我們的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,站遠了一點看,所謂生活中的情緒,或事件,包含各種各樣的情緒。我想表達的意思是,除了情緒、溫暖、髒水,還能剩下什麼?剩下的就是畫家能表現的。

Q:能舉個例子嗎?

有個朋友在我這住了半年,最早我們是網友,我覺得他寫的東西挺有意思,也不是小說、散文或雜文,他就是自己作為一個主體來思考。但後來了解到他一直在外面飄著,然後我就想,我也想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思考。因為當人要工作要生存是吧?

在我那有很多房子,他就住過來,平時幫我收些東西,也幫著拍一些影像。我們合作畫了一系列畫,叫漫遊者,他是模特。畫中我們交換了臉。跟時間的關系是這有點像一個遊戲,我通過畫布來實現過程,如果用文字語言描述,會變成:先描述環境,描述自己,然後描述到我的臉,先前交代本身的臉是什麼樣,當我看到這張臉的時候,其實是他的臉,換到第三個人時,他的臉已經變成了衣服的質感。這是畫畫的思路。

所以必須跟這人相處很久,也很少隨便換一個人,才會一直畫下去,因為他已經變成一個鏡子了。可能就像之前說,我們有一群朋友,從大門走出去,在屋裡面停住的那時刻。

Q:後來“漫遊者”做什麼去了?

還是飄著,去了南方其他城市。他不是流浪漢。他就是想一直思考下去,一直做自己唯一想做的事情,他就是那樣一個人。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4.jpg

“漫遊者”拿著iPad。《漫遊者》,鄭皓中,Oil on canvas, 60 x 60 cm 。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5.jpg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6.jpg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7.jpg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8.jpg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9.jpg

Q:浪漫是什麼?對你意味著什麼?

浪漫和浪費前面都是“浪”。“浪”其實本身就是一種非常強勁的能量,“費”是說你的浪並沒有造成一個有趣的、好的結果或過程。 因為浪費純粹是一種非常任性的妄為。

但浪漫的話,它是把能量升華了,或是讓它變得比較富有。別有意味或者說詩意也好,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東西,能讓人跳開所處的局限,將自己或他人帶到一個比較上層的感受。

Q:你最喜歡的職業?

最喜歡的是現在我能做的,職業畫家。對我來說的轉折點一個是選擇畫畫,另一個是用畫畫作為職業。

Q:2018 年做了什麼,2019 年有什麼計劃?

2018 年 5 月份在北京做了個展,包含了在山東日照和朱家角畫的一些畫,去了幾個城市,廣州、北京、沈陽,跟朋友喝酒,去了西藏,嘗試剪了片子,比 2017 年多看了幾本書。2019 年仍在計劃畫廊個展。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10.jpg

#Talks:“生活裡很多不同感受,是為了讓我看待我的生活”-11.jpg

Q:推薦一些使用、打發時間的方式吧。

打發時間其實是比較無聊的時刻。應該忘掉無聊,幹一件特別快樂的事,比如運動,打遊戲,我就覺得特別快樂。

Q:哪款遊戲你會推薦?

《暗黑破壞神》。特別經典的一款遊戲,陪伴我度過 2017 年夜晚的寒冬。

圖片均由鄭皓中本人提供。
回覆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