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聞]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

前幾天,一個視頻讓《陽台上》上了熱搜。

視頻裡的觀眾質問導演張猛,稱《陽台上》轉場生硬、配樂尷尬,甚至稱其為圈錢的爛片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.jpg



當然觀眾有表達想法的權力,但在公開場合的質問,對影片創作的目的臆斷的行為著實有些欠妥。

同時這也暴露了一個重大的問題,就是觀眾如何看待文藝片與藝術電影。

評價一部文藝片需要有與商業片不同的維度,而在木兄看來種種蹟象表明《陽台上》並不是一部爛片,它可能成為2019年文藝片中的一匹黑馬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2.jpg



往往一部文藝片不會掀起大規模的波瀾,而《陽台上》被熱議很大程度源于這部電影的主演週冬雨,同時她也是這部電影的出品人。足見她本人對這部影片的重視程度。

週冬雨的演技大家有目共睹,《七月與安生》之後,她對表演仿佛開了竅,並捧得了金馬影後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3.jpg



在此之後的《喜歡你》、《後來的我們》中的表演也獲得了諸多贊譽。但同時公眾也對她的表演有些質疑,那就是重復。

《七月與安生》中的李安生,充滿靈氣,敢愛敢恨,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機靈勁,到了《喜歡你》中也同樣機靈、活潑,不時的放飛自我。

而經歷了《春風十裡》後觀眾中就產生了“難道週冬雨只會演一類角色嗎?”的質疑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4.jpg



誠然,演員是被動的職業,《七月與安生》的巨大成功,讓我們看到了週冬雨的靈氣,同時也限制了她的表演,之後找上門來的劇本達到復制著李安生的模式,想要突破也難上加難。

由此我們也不難理解週冬雨為何擔綱《陽台上》的出品人了,她不惜承擔風險,自掏腰包也要從李安生中尋求突破。

週冬雨的突破的確很大,這次的角色是一個智力低于正常人的女孩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5.jpg



她所飾演的陸珊珊,是影片男主角張英雄“仇人”的女兒,從預告片來看,有大量關于陸珊珊的大量生活細節,洗頭、晾衣、在街頭行走。

片中的一幕,當張英雄靠近陸珊珊說“跟我去白相(上海話,玩)”時,週冬雨吃著餅子,本能的撤了一步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6.jpg



偏了一下頭,即不同意也為拒絕,轉過身來繼續大口大口的吃著餅子,身體微微搖晃,肢體略有些僵硬與抽搐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7.jpg



風平浪靜,沒有一絲的綴餘,渾然天成,精準無比。

這個場景週冬雨一句話也沒說,但通過肢體語言就傳達出了智力障礙者的狀態,從細節、動作節奏都無比準確,一個場景就準確還原了一個智力障礙人士的真實狀態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8.jpg



作為演員的週冬雨在《陽台上》的突破值得期待,而作為出品人,對于電影質量的把關也讓人刮目相看。

此次《陽台上》採用了膠片攝影,在數字年代,膠片已經成為了電影行業的奢侈品,與數字的便捷、高效相比膠片的造價及其昂貴,操作也十分困難,但卻有著獨特的質感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9.jpg



在影片中我們能發現,每一幀畫面都有著膠片的顆粒感,多種顏色的轉換清晰度、飽和度都與數字攝影大不相同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0.jpg



到了生活場景,居民區的樓房,陽台上的光暈,仿佛老照片一般,有著記憶的模樣。因此電影中的那個充滿市井氣息的上海如此的真實、可信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1.jpg



放棄成本低的數字,採用操作難度大、造價高的膠片,也足以見得作為出品人的週冬雨勇氣。

當然我們無法忽略另一個人,他才是這部電影的幕後英雄。他就是影片的導演,張猛。也許你對他不熟悉,但有一部電影你絕對知道,那就是《鋼的琴》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2.jpg



這部2010年上映的電影在豆瓣保持著8萬人評分,8.4的高分。

影片以東北為背景,講述了一個父親為了贏得女兒的撫養權為女兒造一架鋼琴的故事,小人物的悲涼,東北人特有的幽默,讓電影笑中帶淚,同時影片對于下崗工人的描述又有著悲天憫人的人文關懷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3.jpg



獨特的視聽語言,橫移鏡頭,空曠工廠的縱深調度,夢幻與寫實交錯,蘇聯音樂,對于工廠時代的緬懷,造就了張猛獨特的作者氣質。

東北是張猛的故鄉,更是他創作的沃土。

從《耳朵大有福》再到《鋼的琴》張猛以小人物作為視點體察著這片飽經風霜的土地上的一切,下崗、城市化、貧富差距,夾縫中生存的小人物,疲于奔命,悲喜交加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4.jpg



但此後的張猛卻陷入沉寂,聚焦于東北的兩部作品《勝利》、《槍砲腰花》由于諸多原因,無人得見真容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5.jpg



離開東北的《一切都好》雖有全明星陣容加持,卻喪失個人風格,口碑、票房差強人意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6.jpg



審查、資本、藝術,夾縫中的張猛陷入了創作困境。

《陽台上》的故事雖然不發生在東北,但有著張猛電影裡熟悉點的故事元素,市井裡的小人物,城市中的“市民失語者”,城市化的拆遷,在街頭徘徊的復仇青年.....

社會觀察、人文關懷、小人物的心靈史,仍是張猛離不開的創作主題。

這部“爛片”也許是今年文藝片的最大黑馬-17.jpg



一名不斷找尋突破的演員,一位力圖擺脫創作困境的導演,打磨出了一部充滿作者表達與人文關懷的電影作品。

《陽台上》是爛片嗎?我不願相信。

-END-

文|木目兄
回覆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