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聞]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.jpg

孟買藝術家和畫家 Indu Harikumar 常年關注印度女性與身體、自我的關系,會在網上提出詢問以引發公眾對話。兩個月前,她發起了一個圍繞乳房發生的藝術項目“Identitty”,讓人們分享關于自己乳房“羞辱、尷尬、喜悅或自豪”的個人故事。截至目前,已經有 22 對“乳房”被畫筆捕捉下來,Harikumar 將它們放在 Instagram 上。

2019 年 1 月,Harikumar 在 Instagram 上發布一篇帖子用于征集“女性的乳房照片”。在征集要求中,參與者需要發送她們乳房的彩色照片,不過在描述文字中寫道,“你不一定要赤身裸體,你可以選擇如何打扮,比如用胸罩、蕾絲、面料、甚至鮮花覆蓋它,如果想要遮住臉,也請隨意,這一切只需令自己感到舒適和安全”。隨後 Harikumar 的郵箱收到大量參與者回復。她將這些照片變成了插畫。

Harikumar 認為乳房常被女性視作“看起來有問題”的存在,在成長過程中,人們因乳房而感受掙扎或意識到被賦予權力。而重新直視與思考這些乳房故事,能讓女性以更大接受度來看待它們。“我已經開始喜愛我的乳房了,我喜歡乳頭的顏色和乳房非活潑的形狀,它們鬆散地落在胸口上,呈放鬆狀,不再為滿足凝視而顯得緊繃,”一位回復者寫道。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2.jpg

圖片來自Indu Harikumar的instagram,有裁剪。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3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4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5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6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7.jpg

但在這些發布的帖子中,乳房對于當事人常伴隨不適宜與隱藏。在最近一篇的描述中,一位中年奧迪西(Odissi)舞者表示在她成長中,女性如果對于自己乳房給予過多注意,通常是被視作不合適的。

“文胸肩帶必須迅速隱藏起來,Dupattas(一種裹住全身的印度女性圍巾服飾)會徹底覆蓋胸部,”她寫道,“你的衣服輪廓、形狀越鬆散就越好,乳房不需要一個用于展示的樣板。” 然而,直到她 18 歲參加奧迪西舞會時,身體理論被推翻了,她感到不解,“這些以神廟雕塑為靈感、奧迪西打扮的女性仿佛突然對自己的乳房完全沒問題了,她們一下子就愛上它們,並投入進全部注意力。”

針對身體問題,Harikumar 說道,“從我在 Instagram 上的討論中可以看出,很明顯,印度人仍對自己私密身體部位的膚色感到羞恥──這源自人們在白人情色片中產生的印象。”

她想打破這種局面,並力圖將畫中的人物描繪得與照片盡可能相像,包括全部的身體細節──凹凸不平、妊娠紋、紋身、疤痕、毛發甚至疣,“在這個項目開始前,我從未如此密切地凝視過任何人的身體,甚至連我的愛人也沒有。”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8.jpg

每篇均有敘述者關于身體的個人故事,圖片來自藝術家instagram頁面截圖。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9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0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1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2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3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4.jpg

印度藝術家鼓勵人分享自己乳房的照片,從而認識真實自我-15.jpg

起初,Harikumar 對于自己的新項目不是很有把握,無法預設它能引起怎樣的反應。但隨後 1 個月內,她收到了 40 多個請求,包括一位經歷過變性手術的女人,一位想分享“moobs”故事的男人,這促使她從項目中刪除“女性”這個詞。Harikumar 對雜志 Scroll 表述道,她認為所有自述信息都具啟發性,盡管她從不詢問發件人這些消息中的含義。

根據自己的理解,Harikumar 會對畫面進行一些詮釋,比如在類似弗裡達·卡羅的自畫像花園裡放入香草和兩只猴子──“我覺得當事人的故事在這兩個世界之間彼此振蕩”。

在另一篇自述者帖子中,這位敘述者“她”對 Harikumar 給自己畫的乳房回憶道,“一個月前,一名醫學生站在手術台邊觀看,隨後躺下來試圖擺脫噩夢。醒來後胸口緊繃,腹股溝有點痛,還有多出了幾處新疤痕。人們會像觀眾一樣鼓掌嗎?背景是否會出現藍色與粉色陰影,既代表性別二元性又有變性旗幟的顏色。”在這幅畫面中,Harikumar 為剛做完變性手術的敘述者畫上充滿流動氣息的旗幟,乳房顯得具攻擊性,背景是藍粉色。

“作為女性,人們會非常習慣將自己視為身體,這與大多數異性戀男性不同。”根據雜志Scroll表述,Harikumar 說有些男性對這個項目作出反應,大多數是感謝這類分享,“男性通常不會把自己視作身體去看,所以對他們來說這非常有洞察力。”她還補充道,“通過這個項目,我與男性的關系開始變得不那麼緊張了。”

在這些繪制圖像中,織物成為十分重要的元素,背景是經由挑選後的一塊布,上面添加不同紋理、面料細節。這是因為 Harikumar 在“一個充滿女性的家中長大,受到美學啟發常常來自過去穿的衣服”,與此同時,一些藝術家比如 Katsushika Hokusai、Gustav Klimt、 Vincent van Gogh 也給予她靈感。

盡管羞恥與脆弱(有多數印度女性受公開性騷擾經歷)蔓延在大多數故事中,但 Harikumar 的作品中也有表達作為女性,對自己身體擁有喜悅與自豪感的,比如女性感受到“乳房的力量”。“她們知道自己乳房對于男性的影響,她知道它的力量,”Harikumar 對 BBC 表示。根據 BBC 描述,印度社會仍在很大程度上是保守,女性應該穿著什麼存在束縛,尤其在大城市外,即使襯衫隱隱透出胸罩帶會引發譴責。

在另一個視頻採訪中,針對她自己的身體,Harikumar 表示,“在我生命的大部分時間裡,我一直是個扁平的女人,從小我就被告知:你以後能給你丈夫什麼?這就好像我是身體本身,而我卻不存在一樣。

“對于項目“Identitty”來說,打破“乳房只有一種樣子”的神話很重要。事實上,身體的每一處細節都值得欣賞──無論妊娠紋、疤痕、疣還是毛發。”

題圖及配圖來自藝術家 instagram,部分圖片有裁剪。
回覆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