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聞]

#Topic:評論認為英國越來越排外,妖魔化穆斯林反而會助長敵意

#Topic:評論認為英國越來越排外,妖魔化穆斯林反而會助長敵意-1.jpg

1991 年透納獎得主、雕塑家安尼施·卡普爾(Anish Kapoor)即將于本月 16 日在倫敦舉行個展。展覽前,這位向來樂于談論政治的藝術家接受了《衛報》(The Guardian)的專訪,其中談到了他對英國社會的一大擔憂:愈發嚴重的種族主義和黨同伐異。

卡普爾回憶了英國脫歐公投第二天早上,他走出倫敦公寓時的所見所聞。他聽到背後有人說,“我賭他甚至不會說英語。”卡普爾回頭,確認有兩個人正在對他評頭論足。這讓他感到憤怒。

65 歲的卡普爾出生于印度孟買,母親是伊拉克猶太裔,父親是印度裔。顯然,那兩個路人的猜測是基于他的膚色。而事實上,卡普爾從 1970 年代初就生活在倫敦,英語比大多數英國都說得更好。

那次遭遇讓卡普爾意識到,英國社會已經越過了一個轉折點。人們不再推崇差異,而是竭力減少差異。

卡普爾曾經為 Shamima Begum 的權利而奔走。這個倫敦女孩 15 歲時加入了敘利亞的 ISIS,在那兒失去了 3 個孩子。隨著 ISIS 節節敗退,Begum 今年 2 月提出了回到英國的請求,但遭到英國內政部拒絕。英國內政部隨後注銷了 Begum 的公民身份。

Begum 案引發了英國輿論的巨大爭議。包括她的表兄在內,支持政府立場的人認為禁止其入境是為了保護英國人民的利益。Begum 接受 BBC 專訪時的言論表明其依然認可 ISIS 的部分意識形態。批評者則指出,公民權不應被如是剝奪──即便是犯罪分子的公民權利也受到法律保護。

這些爭論實際上觸及了一個關鍵問題:公民身份究竟意味著什麼?它是與生俱來、或通過正當程序即可獲得,還是像保守主義者認同的那樣,要求個體服從于這個國家的特定價值觀?

卡普爾不認可後者。他對《衛報》記者說:“我們正在見證一種強加的’正常狀態’──你必須按照民粹主義者設定的方式,來證明自己是個真正的英國人。”他認為,英國的優良品質正在于它的多樣性、對不同意見的寬容。

Begum 案並沒有影響到卡普爾的切身利益,但他擔心的是這件事的示範效應:

“英國社會有種妖魔化穆斯林的氛圍,誹謗他們思想極端。如果我是個年輕的穆斯林,我會不會感到非常生氣,想要加入 ISIS?至少會考慮一下。”


安尼施·卡普爾,英國藝術家


卡普爾所說的“妖魔化穆斯林”的氛圍可以通過數據來印證。反法西斯主義組織 Hope not Hate 今年 2 月發布的報告顯示,三分之一的英國人相信伊斯蘭教威脅著英國的生活方式,這種看法在保守黨和脫歐支持者中尤其流行。

作為藝術家,卡普爾以鏡面雕塑著稱。他創作的 “The Bean” 如今是芝加哥市的地標,還因此和美國擁槍團體鬧過不愉快。他制作的那些帶有特殊反射效果的鏡子仿佛會將觀看者吸進去,引出他尼採式的觀點:當你凝視深淵時,深淵也在凝視你。

題圖來自:brianfagan/Flickr
回覆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